設為首頁收藏本站
搜索
澳門視窗 首頁 文化 查看內容

聶隱娘那些匪夷所思的"功夫":開腦藏刀

2015-6-7 09:40| 發佈者: qxvie| 查看: 459| 評論: 0

摘要:  香港新聞網5月28日電 據《法制晚報》報道,近日,電影《刺客聶隱娘》在戛納國際電影節首映,口碑爆棚,併為導演侯孝賢拿下最佳導演獎。作為電影創作藍本的唐代傳奇小說《聶隱娘》,雖然只有短短一千多字,卻展現了 ...

 香港新聞網5月28日電 據《法制晚報》報道,近日,電影《刺客聶隱娘》在戛納國際電影節首映,口碑爆棚,併為導演侯孝賢拿下最佳導演獎。作為電影創作藍本的唐代傳奇小說《聶隱娘》,雖然只有短短一千多字,卻展現了一位有血有肉的俠女形象。聶隱娘武藝之高超、神秘邪術之變幻莫測更讓人情不自禁地放大腦洞去想像。而歷史上,這些匪夷所思的“功夫”真的存在過嗎?

  一、飛檐走壁術

  “能于峭壁上飛走,若捷猱登木,無有蹶失”

  聶隱娘在成為女俠的道路上,學的“入門級功夫”就是類似後世武俠小說裏的輕功。據說她能在峭壁上飛走,想想那畫面,堪稱古代版“蜘蛛俠”。

  唐代豪俠小說中經常寫到俠客的飛檐走壁術,這也是借用了雜技中的輕功技巧。如《車中女子》就曾描寫道:“有于壁上行者,亦有手撮椽子行者,輕捷之戲,各呈數般,狀如飛鳥。”此類輕功技巧在《崑崙奴》中也有描寫,而最具雜技性的記載則是《朝野僉載》中的《柴紹弟》。

  柴紹為唐朝大將,位列淩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,後娶唐高祖女平陽昭公主為妻。屢建戰功的柴紹幼時就以任俠聞名,而且還有個功夫非常了得的弟弟。柴紹的弟弟最擅長的就是輕功。據說他一躍身,能像鳥似的飛出十多步才能停下。有一次唐太宗命令他去取趙公長孫無忌的馬鞍,並事前告訴了長孫無忌,讓他派人守備。那天晚上,只見一物像鳥似的飛入房中,割了鞍上的雙鞎,拿著馬鞍走了,專門守在那裏的人竟沒有一人能追上。他曾經穿著吉莫靴,腳蹬墻壁走上磚城,完全不用手攀引。他又用腳蹬著佛殿前的大柱,爬到檐頭,把著椽頭上屋頂,跨越百尺樓閣,一點障礙也沒有。唐太宗見識了柴紹弟如此神出鬼沒的絕技,恐怕也心裏直犯嘀咕:“萬一哪天他一不高興了悄悄潛進宮來可就大事不妙了!”為保險起見,唐太宗下旨:“這人不能住在京城。”便把他派到京城外當了個閒官。柴紹弟的飛檐走壁術在當時聲名遠揚,人們給他取名為“壁龍”。

  輕功技巧可以說是唐代豪俠中的常技,當然,這種技藝有時似乎要借助一些道具,如唐代豪俠小說中經常提到的白練、白絹或匕首。《崑崙奴》是唐代另外一篇非常有代表性的豪俠小說,講述的是黑人奴隸磨勒藝高人膽大,飛檐走壁拯救被壓迫的弱女子紅綃,成全青年男女對幸福愛情的追求的故事。金庸先生認為它是中國最早的武俠小說之一。故事結尾處,磨勒在圍捕中“持匕首飛出高垣,瞥若翅翎,疾同鷹隼,攢矢如雨,莫能中之。頃刻之間,不知所向”,頗具浪漫傳奇色彩。

  其實在唐代史料和許多傳奇小說中,有不少能夠飛檐走壁的黑人大俠。他們大都水性非常好,能夠鑽入水中為主人撈起落入水中的物品,還能像猴子一樣快速爬上桅桿。

  二、隱身術

  “白日刺其人于都市,人莫能見”

  幻術,和如今的魔術類似,無論古今都是最具神秘性的技藝,也是豪俠小說武技描寫的內容。唐代的幻術因印度等域外幻術的傳入而有了快速的發展,這表現在幻術已經深入到唐代人生活的各個方面,當時的寺廟集會上就能經常見到諸如吞刀吐火、植棗種瓜、咒人變為驢馬等等類型的幻術。

  道教大家葛洪著《抱朴子內篇·遐覽》講到變化之術時說:“其法用藥用符,乃能令人飛行上下,隱淪無方,含笑即為婦人,蹙面即為老翁,踞地即為小兒,執仗即成林木,種物即生瓜果可食,畫地為河,撮壤成山,坐致行廚,興雲起火,無所不為也。”葛洪提到的變化之術有很多其實都可以用幻術手法達到,如隱身術、易容術、分身術、種植速長術、興雲起火術。而聶隱娘的故事背後有深刻的道教思想,這從他選擇一“磨鏡少年”作為夫君就可看出一二。道教對鏡子有著特殊的感情,甚至衍生出“鏡道”一詞。葛洪曾在《抱朴子》裏提到鏡子神奇之處,如道士入山以明鏡徑九寸以上者背之,則邪魅不敢近,道士造鏡就為了借助其神奇力量進行修煉。聶隱娘一見到少年就認為此人可為我夫,可能也與道教天生對鏡之好感有關。正因如此,道教裏許多法術都在聶隱娘的技藝裏得到了體現。

  聶隱娘擅長的隱身術在法術中只能算是入門級的,可謂“小菜一碟”。正是因為其容易操作,連唐玄宗都試圖學上一手呢。他拜的這位老師名叫羅公遠,唐朝時著名的魔法師,此人雖一把年紀,但面容卻如十六七歲的少年。據說,掌握隱身術的人,如心存善念,二十年後可變化形體,這在道術領域被稱作“脫離”。再過二十年,可躋身“地仙”行列。對成仙有著濃厚興趣的唐玄宗向羅公遠討教隱形之術,羅公遠本不欲傳授,但最後被逼無奈,只得從命。於是,玄宗皇帝好奇地學了起來,但隱不利索,總露出點什麼,皇帝很不愉快,就責問為什麼。羅對皇帝進行了一番勸諷:“陛下,您是一國之尊,不治理國家,卻忙著學我們道家這些小法術。如果您真的想全部學會,那一定將懷揣著玉璽走進平常人家,被困于百姓生活中。”玄宗聽了特生氣,破口大罵。羅畢竟是當時頂級的法師,於是遁形于殿柱中,繼續揭露皇帝的過失。玄宗更怒,叫人把柱子砸開,羅又跑到柱下的玉石裏。玄宗又叫人劈開玉石,碎成十幾塊,每塊上都有羅的人形。玄宗一下子害怕了,於是認錯。在這裡,羅公遠把玄宗皇帝戲弄一番,施展了奇異的道術。

  三、變化遁形術

  “忽不見二衛所之。劉使人尋之,不知所向。後潛于布囊中見二紙衛,一黑一白”

  “果有二幡子一紅一白,飄飄然如相擊于床四隅”

  “隱娘當化為蠛蠓,潛入仆射腸中聽伺,其餘無逃避處”

  聶隱娘會的異術遠遠不止隱形這麼“簡單”,要想成為名副其實的“俠”,還要精通多種“功夫”。故事的結尾部分,聶隱娘以一敵二大戰對手,雙方都亮出了絕招,詭異精彩場面堪比古代版的“好萊塢大片”。

  這一天,劉昌裔忽然不見了聶隱娘夫婦騎來的兩匹驢,派人尋找,不知去向。後來在一個布袋中看見了兩個紙驢,一黑一白。聶隱娘的坐騎是一頭白驢,卻是紙折的,是絕對意義上的奇術。聶隱娘化紙為驢是借用了雜技幻術中的紙人紙馬跳舞之類的技藝。據唐代孫顧《幻異志》記載,衢州有一位精通幻術的人名叫施衙推,一次在宴會上主動提出要表演節目助興,只見他剪了一個紙人兒,拋在地上,那紙人竟能站立起來。後來他唱起了曲,而那紙人則跟著節奏跳起舞來,眾人無不嘖嘖稱奇。聶隱娘用紙折的驢當坐騎,大概也是運用了類似的障眼法。

  聶隱娘誅殺敵方刺客精精兒的一幕,寫得驚心動魄,劉昌裔只看到兩個旗子相互擊打,卻看不到舉旗子的人在動,“飄飄然如相擊于床四隅”。過了好長時間,只見一個人分開的頭和身子落了下來,聶隱娘說:“精精兒已經死了。”很明顯,這兩位豪俠皆會隱身和幻術。

  在對付空空兒的過程中,聶隱娘自知不敵,就化作蚊蟲藏在了劉昌裔的腸子中。最終空空兒一擊不中,便遠走高飛。《西遊記》裏孫悟空變成小飛蟲潛入鐵扇公主腹中大鬧的橋段,想必脫胎於此。

  四、開腦藏刀術

  “吾為汝開腦後,藏匕首而無所傷。用即抽之”

  奇門異術“終極版”來了!如此聳人聽聞的武器擺放方式可謂“重口味女王”。聶隱娘的後腦可以打開,裏面藏著她的匕首,隨用隨取,不會傷到自己。這樣的功能,不似人類。比褲襠藏雷什麼的可是高級千萬倍。

  其實開腦藏刀是一種虐刑幻術。在所有從異域傳來的幻術表演中,虐刑幻術可以說是其中一大門類,也是比較吸引觀眾眼球的一類表演。這類幻術早在東漢安帝時就傳入了中國,即撣國“幻人”帶來的“自支解、易牛馬頭”。此後虐刑幻術不斷傳入中國,《顏氏家訓》中提到的“屠人、截馬之術”即屬於虐刑幻術的一種。到了唐代,道教裏也出現了許多“不忍直視”的此類技藝:“又能自以刀劍剪割手足,刳剔五臟,分挂四壁。良久,自復其身,晏然無苦。”與以上所列比起來,聶隱娘的“開腦藏刀”也算是“小巫見大巫”了!

  文/陳雋情 製圖/劉江

  李白身上也有大俠的“范”

  中國古代豪俠發端于春秋亂世。禮崩樂壞之際,俠者應運而生。歷史上的這些遊俠,和後世武俠小說中的大俠們還是有很大不同的。到了唐代,俠風之盛,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唐王朝的建國問題。隋末朝政混亂,李淵父子的取而代之也離不開俠義之士的相助。整個唐代俠風盛行,很重要的一點,就是受了唐朝開國的影響,俠客們也因此有了立足之地。

  唐代,復仇、結客、為人鳴不平即杜甫所謂“白刃仇不義,黃金傾有無。殺人紅塵裏,報答在斯須”(《遣懷》)的行為,都為人所稱道。李白歌唱過“三杯吐然諾,五嶽倒為輕……縱死俠骨香,不慚世上英”(《俠客行》)的俠義行為,他在年少時曾任俠殺人。在這樣的社會風氣下,唐代傳奇描寫俠女的故事風行世上,數量眾多,且為後世沿襲。

  《紅線傳》、《聶隱娘》等篇,反映了當時藩鎮間尖銳鬥爭的現實。篇中所寫的俠士,或能騰空飛行,或有超人武藝,實際上是把俠士神化了,這種情況為過去的俠義故事所未見,當是受流行的宗教迷信(主要是道教)的影響,成為後世武俠小說的濫觴。

  唐代的女俠形象個個身懷絕技,道術到了唐代更是內容豐富,不僅有變形術,而且出現了藥水化屍、服丹飛升、永葆青春、飛檐走壁、咒語等法術。比丘尼能夠破腹出臟,斷截身手之後,自我還原“身形如常”,唐傳奇中的聶隱娘也能化為小蟲藏於人腹,化險為夷後復原人形。下面我們就來看一看聶隱娘會的那些“武功”……(完)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
Copyright;  ©2015-2016  澳門視窗  Powered byDiscuz!    

返回頂部